關於部落格
用你的雙眼,好好看看這個世界;
用你的語言,去打開你往後的世界吧。
  • 48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活日常(4)

 
 
庭園內,捷克豪紳搓著下巴、靜靜觀察了會兒,最後走上前拍拍觀察對象的肩膀,「指揮官大人~妳是在做賊還是做了什麼事在躲軍師?」
 
看著少女先是被嚇了一跳,然後又因自己的話露出心虛的表情---喔喔~「妳對軍師做了什麼?嘖嘖~怎麼能這樣呢?真是太太太不應該了~☆」怎麼可以沒找他呢?
 
「噓--沒的事、你別大聲嚷嚷!噓、噓--」眼看制止無效,在吸引更多人的注目前,少女一把將邊繞著自己邊發出嘖聲的白髮青年拉到隱蔽處,瞪著他。「叫你小聲點聽不懂人話啊!」
 
毫不在意少女的瞪視,捷克頂了下帽沿,隨意靠著樹幹,「說吧~☆」
 
「就說了沒事--」
 
「沒事妳會從飯堂吃飯到一路走到這都窩在暗處一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東張西望做賊心虛見不得光的模樣?」
 
……我要改叫你毒舌電波兔喔!
 
徒勞無功的掙扎會兒後,少女彆扭地拿出一封信。算了,找個人談談也好…雖然人選她不太滿意。
 
「這啥?」捷克接過信,好奇地左翻右翻、拿近嗅了嗅,「…一封信?」語氣相當失望。
 
「不然還會是什麼?」少女沒好氣的瞥他一眼,「藏寶圖嗎?就說了根本沒什麼---等等不准拆!那是給賽凡的情書!!」連忙衝上前要搶回來,卻被捷克眼明手快避開。
 
少女氣急敗壞的伸出手,「還我!」
 
「還妳?」拿信搧了搧,巧妙閃過少女每一次搶奪的動作,語氣吊兒郎當,「這是妳寫的?嗯~給軍師?」信後的紅眸閃過一抹銳意。
 
「怎麼可能!」少女扁眼,「那是別人寫的,快還我!」
 
「”怎麼可能”是嗎?」勾起玩味的笑容,捷克不顧少女的抗議,直接將手肘壓上對方頭頂,粉色信封在指尖靈活旋轉著,「既然沒看過,妳怎麼知道是情書?」
 
將壓著自己的手肘推開,少女整理被弄得一團亂的長髮,沒好氣地說:「直覺!…怎麼?你有意見?」少女瞇起眼。
 
「當然沒有~★」笑嘻嘻的將信還給少女,看她將信小心翼翼收妥,「我只是覺得很奇怪…」
 
奇怪?少女思緒一轉,「你覺得這不是情書?」語氣帶絲急切。
 
盯著少女過份期待的閃亮眼瞳一會兒後,捷克撇嘴,轉開眼,雙手環胸:「我的奇怪是…怎麼有人會喜歡撞冰山?眼睛不曉得怎麼看的竟然錯過我這完美情人…也可能是我太過完美傑出英俊瀟灑幽默風趣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集所有優點於一身宇宙無敵天下第一她自覺配不上我所以不敢奢望吧~唉,難道…完美本身是罪過嗎?這孤獨即是對我的懲罰?噢…上蒼啊…」抬首遙望遠方,手指輕輕拭去不存在的眼淚,輕風吹起銀白髮絲,襯著幾片枯零殘葉,讓樹下頎長的身影更顯寂寥惆悵…
 
少女只覺得自己快眼神死了,「…我是不曉得你在看什麼,不過我要先走了,你就在這繼續懺悔吧。」
 
「哎哎~☆」捷克瞬間擋在少女離去的步伐前,依舊笑嘻嘻地,「說正經的,妳打算怎麼處理…那封信?」
 
少女有些莫名的看了他一眼,「怎麼處理?當然是還給賽凡啊!只是…」苦惱皺眉,「…得趁賽凡不在才能放回去、有點棘手…」頭痛啊…
 
「那就別還回去啊~幹嘛這麼麻煩?看這封信還會耽誤軍師批閱報告,嚴重影響各項建設和計畫的進度與推展,我們直接幫他處理掉不是更好嗎?對吧?所以給我吧~☆★」
 
眼前的手伸的太理所當然,呆楞中的少女差點把信遞出去…緩緩將信收回,沉默對看幾秒,少女輕輕嘆氣,「真正的理由?」
 
「我怎麼能讓那個不解風情又木頭的傢伙搶先在我面前放閃光~☆」
 
…這是能說的這麼理直氣壯的理由嗎?
 
他嘖了聲,「我這可是在幫他呢~妳不懂…算了,妳還是別懂好了~哼哼~~」他撇過頭,當作沒看見少女不解的眼神。個人造業個人擔,他何必這麼好心~
 
「說不定…」嚥口口水,少女艱澀的開口:「他和對方認識…更說不定…已經在一起了…」
 
「不、可、能★」想都不用想,捷克豪紳回的斬釘截鐵。「……指揮官大人,妳那一副『男人嫉妒的嘴臉真難看』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告訴妳,我收過的情書疊起來比十個妳還高!」紅眼不悅的瞇起。
 
「…直立疊?」少女涼涼的說。
 
---好人是有沒有這麼難當!「…信不信隨妳!」就算少女的誤會都頂天了他絕對不要再幫軍師講話!捷克負氣地轉過頭,不再言語。
 
少女有些失笑。她知道他是想安慰自己…吧?雖然令人無言了些,但心情確實不再如一開始那麼低靡不振。只是…唉,她覺得真是很糟糕呀…「捷克…你知道…嗯…其他人有交往…或追求的對象嗎?」少女吶吶問著,臉頰微微染紅。跟捷克…不,跟任何人問這問題都很尷尬!
 
陰側側地轉過頭,「…為什麼沒問我?」語調跟表情散發著沉沉陰暗與不滿。
 
「捷克,你有追求或交往的對象嗎?」少女從善如流的再提問。
 
「親愛的指揮官~我對妳的真心日月星辰可鑑,至死不移,除了妳,沒有人能讓我放進心裡,又怎麼可能有其他對象呢~★☆」
 
毫不在意捷克直接從背後摟抱的動作,耳朵非常有經驗的過濾出重點,「沒對象是吧?知道了,那其他人呢?」
 
所以妳是直接把我的告白當空氣?看著她的頭頂,他難得認真思考是否要把環著的手上移二十公分…
 
沒感受到後方散出的陰暗扭曲的氛圍,少女苦惱的自語,「查爾斯不用我擔心,他的追求者集合起來都能繞外城三圈了,大叔不用…可是其他人…電波兔、縱火犯、人皇控、搭訕狂…唔、是不是該替你們辦場聯誼之類的?兔子,你覺得咧?」
 
「……」看著少女憂心的眼瞳,捷克咬牙,努力壓下湧起的衝動。
 
「…捷克,」少女眨眨眼,「我沒看錯吧--你在爆青筋?」語氣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
 
弒主不好殺人犯法捷克深呼吸,不斷跟自己內心喊話,「………」弒主不好、殺人犯法不行不行、不行,更何況根本無補於事-----但那口吐不出來的氣悶的他快重傷了!他超想掐死眼前這遲鈍的白痴啊!  
**************************待續分隔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