浿's部屋

關於部落格
用你的雙眼,好好看看這個世界;
用你的語言,去打開你往後的世界吧。
  • 48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活日常(5)

午後和風徐徐,完全沒有秋老虎的張狂,讓人心曠神怡,熱意全無。倚樹而坐的黑髮青年不受不遠前方嬉鬧高談聲響的影響,在他自己全然沉靜的世界中,只有書頁翻過的聲響,幾無聲息。
 
套句少女的話--一同用餐完,之後就是各自的放風時間。和外圍跑跑跳跳的一群人不同,對賽凡來說,閱讀才能讓他得到心靈上的休憩,他已經不記得上次這般悠閒閱讀一本書是什麼時候了。這般的沉靜大概可以掛掉今天出遊團員一半以上---而那一半的團員裡絕對不包括賽凡提斯。他十分適應、甚至是享受這種靜寂的感覺,對身為軍師的他來說,再沒有比寂靜的氛圍更能幫助他冷靜、思考。即便這般的寂靜只有自己喜歡,賽凡提斯也不在意。
 
但,雖然不懂沉靜的美好,倒也不妨礙他人干擾破壞---一道不請自來的戲謔嗓音硬生生插入他的空間。
 
「我說~你打算看到何時呢?軍師大人★」白髮青年的身影同他的嗓音一般突兀出現。
 
幾秒沉默後,回應他的是翻頁聲響。
 
心底哼了聲,「不覺得她的情況很反常?」不需特別指明,賽凡放在心裡的人也就那麼一個,再說只要沒瞎的人都看得出來,就不相信心思在少女身上放了九成的人會沒發現。
 
「你是指方才吃飯時她毫無抗拒吃下你塞給他的苦瓜茄子青椒花椰菜?還是指她眉頭不皺吃下你幫她加料的蕃茄醬鬆餅美乃滋水果塔?」頭也不抬的繼續專注於書上。
 
完全沒有惡作劇被逮到的心虛,懶懶靠著樹,捷克豪紳望向不遠處的某點嘖了嘖,徐徐調回視線,漫不經心的揚起唇角,「既然知道,你不管?就我所知,跟你的關係還不小呦~☆」根本是罪魁禍首了~★☆
 
賽凡提斯正要回些什麼,眼角卻看見一個小小身影在樹幹後探出頭,怯怯看著自己,發現自己看到他時先是「呀」一聲躲回去,一會後才小心翼翼地探出身,緩步走向自己,到離三步的距離時停住,低頭擰著衣擺。
 
將原本坐的筆直的身子壓低,看著對方,賽凡試著讓語氣聽起來輕柔些,以免嚇到眼前看起來隨時會昏倒或淚奔的小小人兒:「有事嗎?聖嶽?」
 
沈默幾分鐘,將手指都擰紅後,聖嶽才抬起頭對上賽凡的視線,沒幾秒又像用盡所有勇氣般垂下眼,支支吾吾低聲說:「…我覺得…姊姊、姊姊…好像怪怪的…」
 
不理會身後傳來的輕笑,賽凡繼續用輕柔的聲音詢問:「怎麼了嗎?」
 
「跟、跟平常的姊姊感覺…不一樣…講的話…還有行為…都不一樣…」怯生生地抬眼對上眼前的紅瞳…像血一樣的赤紅色…不、不對…姊姊說,賽凡哥哥的眼睛是世上最美麗的紅寶石…他閉上眼回想少女帶給自己看的、在朝陽下流轉著燦燦紅光的美麗寶石…再睜開眼,望著面前的紅色眼眸,裡面並沒有任何厭惡或憎恨等讓他害怕的負面情緒,就只是靜靜的看著自己,真的…一點都不可怕呢…
 
聖嶽露出帶著羞澀的笑容,賽凡見狀,唇畔也勾起一抹淡淡弧度,整個人的感覺更顯柔和。誕生於落後封閉的村落,母親因自己難產而死,加上族人們從未見過、天生的金藍異瞳,讓他被族人視為不祥、妖孽、詛咒…連賽凡都不願回想當初發現聖嶽時的情況…原本總是害怕畏懼的縮著身子、不敢與人對視的孩子,今天卻能這般露出笑容…她真的很努力呀!
 
「我覺得…今天的姊姊感覺跟平常不一樣…」小小的臉龐皺起來,努力找奇怪的地方,「對了…今天姊姊一直餵我吃飯吃肉,還說要我多吃一點快快長大!」能找到原因似乎讓他有了些小小的成就感,眼眸都亮了起來。
 
不過另外兩人卻有些無言。這應該是今天少女說出的話中最正常的吧?賽凡壓下疑惑,接著問:「…那,主上平常是怎麼說的呢?」他有種不好的猜測…會讓他的胃強烈抽痛那種。
 
「姊姊平常都是給我吃蛋糕甜點之類的…」聖嶽偏著頭,「她還會抱著我,一邊蹭著我的臉,一邊說『聖嶽最可愛了,永遠不要長大好不好』、『聖嶽多吃點糖果餅乾,才能繼續保持這麼軟軟甜甜、可口誘人的模樣』、『聖嶽好乖,姊姊最喜歡你了,讓姊姊養一輩子吧』,另外還有………呃、那個…怎麼了嗎…」看見眼前黑著臉無語的兩個人,原本高昂的語氣不禁越來越低,最後噤聲不敢再說。
 
「少女啊…」捷克捂臉,不曉得該對這番驚人的發言發表什麼感想。
 
「…主上她……」本來想問少女還做了些什麼,頓了幾秒後,賽凡才乾澀的開口,「以後…你盡量離主上遠一點…」還是不要問,很可怕!最後只能秉著良心,對眼前還不懂何謂人心黑暗的小生物發出危險勿近的警告。「不,你還是不要再靠近她了。」
 
「咦?!」聖嶽突地瞪大眼,眼裡載滿驚慌和不知所措,「…為、為什麼…為什麼不能跟姊姊在一起?是因為聖嶽不好嗎?…因為聖嶽是不祥的孩子,會帶給姊姊災難嗎…」金藍異瞳裡瞬間蓄滿淚水,一滴滴滾落,「…我不會害姊姊的…我沒有害過任何人…我好喜歡姊姊…不要趕我走,讓我待在姊姊身邊好不好?」帶淚的眼瞳乞求的望著賽凡,語氣相當可憐,「求求你!只要讓我留在姊姊身邊,我什麼都願意做----」話說到一半整個人就往泥地跪下去---
 
眼尖的賽凡連把將人拉住,沒料到力道過大,反倒直接把人拉進懷裡,甚至差點被撞倒在草地上。賽凡提斯勉強用雙手撐住身子,低頭就見一團黃澄澄毛絨絨的小生物,顫抖的窩在自己懷裡嗚咽哭泣,一副隨時會被拋棄、好不可憐的模樣…見狀賽凡只好抽出右手,安慰性的環上聖嶽瘦弱的肩膀。
 
「軍師大人~」捷克豪紳的語氣相當微妙。
 
閉嘴!射去兩道冷冰冰的警告,賽凡低頭皺眉看著眼前的棘手狀況---這種要救人出火坑但當事人卻拼命揮開自己的手求自己不要干擾他他跳的很開心繼續讓他跳的情況是怎麼回事?
 
賽凡輕輕、輕輕的拍著聖嶽的背,「…你喜歡主上,是嗎?」
 
「嗯!」聖嶽用力點頭,用抽噎的聲音斷續說:「喜歡…我喜歡姊姊…只要待在姊姊身邊,就覺得很溫暖..很安心…姊姊說喜歡我…第一次有人對我說喜歡…喜歡這樣的我,給我可以待的地方…只要姊姊牽我的手…摸我的頭…我就覺得…心裡不斷湧現勇氣…」
 
聽到這番話的兩人雖然沒說什麼,但雙眸同時閃過一抹相同的情緒。賽凡原本安慰性拍著手改移到聖嶽頭上,無意識柔柔撫摸,表情若有所思。
 
聖嶽終於停止哭泣,眨著眼呆呆看著賽凡,過了幾分鐘後才又鼓起勇氣問:「我可以留在姊姊身邊嗎?」
 
面對這麼一雙純真企盼、楚楚可憐的眼眸,你真的很難對這眼眸的主人說不,但是---
 
涼涼的聲音插入:「反正苦主都不在意了,你就睜隻眼閉隻眼當不知道吧~☆」
 
…就算事主對分送嫩豆腐毫不在意(應該是根本不懂吧?),甚至還很大方直接送上門給吃,但就這樣見他一無所知的踏入深不見底的深淵不拉一把良心無法允許,若要解釋,又覺得讓這麼小孩子面對那歪曲的人性也太殘忍了…賽凡很糾結,非常糾結。
 
在聖嶽快哭了的目光下他只好點頭,沉重拍拍對方的肩,起身拍落身上的草屑,然後留下一臉莫名的聖嶽、看足好戲的捷克,和不曉得何時全湊過來的同伴,帶著書,緩緩步去。
 
**************************待續分隔線**************************

聖嶽是異族沒有角色介紹,所以就自己做了些設定,原本是想設定成跟圖片相符的活潑陽光正太,最後還是變成甜甜軟軟的可口模樣,本來只有一瞇瞇的戲份結果爆字數….算了反正下次說不定就沒上場的機會了(遠目)

(聖嶽:…Q_Q

不過那段還真是很拖戲,邊打我邊想我到底打算把指揮官的形象崩到什麼程度啊?(死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