浿's部屋

關於部落格
用你的雙眼,好好看看這個世界;
用你的語言,去打開你往後的世界吧。
  • 48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活日常(6)

**********************
 
樹蔭下,少女將下巴靠在膝上,一人悶悶坐著。現在的她根本沒心情享受拼死拼活掙來的「放風日」,甚至後悔…很後悔…後悔不該拼完報告、後悔不該踏進賽凡的書房、不該拿起那封信、後悔不該…發現一些不去思考的事。
 
過去的她,在戰爭中失去一切;而現在她所擁有的,也是因戰爭而來…真是諷刺啊!
她勾起一抹自嘲的笑。那時的她是那麼憎恨,因為被奪走的,不管她怎麼哭喊、努力、掙扎,注定永遠無法回復;現今的她,不由得感謝---縱使不該,但她心底卻慶幸著,這場無法預見結局、又將奪去許多人珍視之物的漫長戰爭,讓她擁有更多、更珍貴的寶物---那些既是「同伴」,亦是「家人」的重要存在。
 
遠遠比自己更優先、更重要的存在,是每每覺得累、被逼到極限、被絕望擊敗時,支撐她繼續走下去的動力與信念,只要她夠強大,強大到足以守護每個人,便不會再失去一切,就能永遠留住所有人的笑容---她是這麼相信的,所以鞭策自己拼命向前進,不停下腳步,因為只要一停下,便會想起那一直忽略、不願面對的現實……不是死別,便是生離。
 
每個人都是獨自的個體,有著各自的人生旅程,或者偶有相交同行,但沒有誰是該為誰而停留,沒有人…會為自己存在。先前她能跟捷克說的那麼輕鬆無謂,是因為她不讓捷克發現…不想讓任何人發現,發現她一直壓抑、隱藏的黑暗—
 
戰火連天又如何?哀嚎遍野也無所謂,只要大家在自己身邊,最算是身處地獄,她也會笑著踏上那片蜿蜒血紅---
 
「主上。」
 
…在不斷墜落的寂靜黑暗中,她聽到熟悉的呼喊…遲滯地抬起頭,少女望入一雙總是波瀾不興的紅瞳。「賽凡…」
 
紅瞳揚起一抹波動後即刻恢復平靜,賽凡在少女面前屈膝蹲下,筆直視線緊緊鎖住少女的眼眸,「我在這裡。」
 
緩緩眨了眨眼,彷彿此刻才看清自己身前的人是誰,少女的眼瞳快速閃過連賽凡提斯也來不及解讀的複雜思緒。
 
幾秒無聲氛圍過去,少女默默將一直隨身攜帶的信遞出,賽凡沒有特別反應的接過,沒有收起也不拆開,僅瞥過一眼後便將視線放回少女身上。
 
少女移開視線,低聲道:「…抱歉,這是在你書房拿到的…被我不小心掉在地上,然後---」
 
「主上。」看著少女因被自己打斷話語、略帶詫異的轉回視線,賽凡的表情還是相同的平靜,「妳有什麼話要問我嗎?」
 
沉默幾秒,少女輕輕搖頭,「沒有…」語調透出淡淡低澀。
 
「---是嗎?那麼,我有話要說。」一頓,賽凡站起身,將隨風飄揚的披風隨手一撥,向她俯身行禮,然後再次低下身,和之前不同的是---他的右膝觸及草地,單膝跪下。
 
少女因他的動作瞠大眼,「-----賽凡!你在幹嘛?!快起來!」嚇了一跳後手忙腳亂的站起身,趕緊伸手將人扶起---
 
伸出的手卻被賽凡托住,對視的紅眸中透出堅定與熟悉感,讓少女一時有些怔然,「賽凡…你…」這樣的畫面,依稀曾發生過…是何時呢?…那時賽凡說了什麼呢?…啊!是那時吧…幾年前,青年選擇了自己,宣誓效忠…
 
輕柔執起少女的手,他微地俯下,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毫不在意少女眼睛瞪到快掉出來的模樣,赭紅眼瞳定定鎖著她:「從我心甘情願,單膝向妳跪下的那天起,早就是你手中凶器,而妳,也早就選擇讓我為妳所用。那刻起我便已發誓,要為妳劈開所有阻礙,計算出一條沒有障礙的路徑,看著妳攀上那險峻的巔峰,坐上崇高的王座。在這目標達成前,我不會、也沒心思考慮其他事,不管是情書,或者結婚。」一頓後,他才又繼續道:「我相信,所有的同伴也是抱著相同想法,與你奮戰一同至今。」
 
「……」少女不敢置信的眨眨眼,她剛剛…聽到什麼?為什麼賽凡會知道…不!更重要的是---
 
「無論何時,只要妳回頭,身後必定會有我跟隨。」賽凡一字一字,毫不遲疑地堅定說著,「直到今日,這個誓言從未動搖,我從沒後悔過。還是…妳後悔了?」
 
少女用力的眨眨眼,嚥回方才即將衝口而出的話語,看著紅寶石眼瞳中流轉的堅定光芒,與自己無措的倒影…幾分過去,她才用沙啞的嗓音回答:「沒有…」即便是地獄…只要身邊有他們的身影,她甘之如飴。抿了抿唇,她近乎自言自語地低喃:「一下子就好…」
 
「嗯?」想將少女的話語聽清楚些而低首將距離拉近,卻因猛地撞進自己懷中的身軀而僵硬。「!主上---」
 
少女第一次放縱自己,緊緊摟住眼前這位獻給自己全心忠誠與所有一切、看透自己的黑暗卻給予深深包容的人。「謝謝你選擇我、在我身邊…我不曾後悔、也不會讓你後悔的…賽凡…」縱使心靈一隅依舊存著黑闇、無法填滿的空洞…她卻不再害怕。…為什麼呢?明明怎麼也無法說出口的話語,他卻能給自己最渴望的承諾呢?「謝謝你…」
 
胸口緩緩蜿蜒的濕意讓他無聲的輕嘆,賽凡將手環上懷中不斷顫動的肩膀。他從不後悔,不論是選擇她,或是讓她走上殺伐之路,就算時光倒轉,他仍不會改變自己的決定,但此刻…只有此刻,他抱著少女,任她在自己懷中像普通女孩般地,低聲啜泣。
 
***************************
 
「嘖嘖、真難得,竟然這麼大方把甜頭送給別人~」亞奇力.偉恩從捷克身後步出,大喇喇的叼著芒草,「打算收集好人卡?」
 
對同族毫不掩飾看好戲的態度捷克只投去淡淡一眼,「有餘力還不如管好你自己,別帶累獸族。」到底是放蕩到什麼程度可以讓城內一半以上的餐館酒店營業場所掛出「狗與亞奇力.偉恩不得進入」的告示?好在目前店家都很明理,只針對特定人,要是帶累全獸族,牽連他不能拐少女去燈光美氣氛佳的餐館約會,他不介意偶爾做做好事、為民除害。
 
「淺~眼界太淺了!」嚼著芒草,亞奇力.偉恩掛著招牌痞笑,一副「你不懂」的表情。
 
我完全不想知道妨礙風化的人的腦袋裝些什麼麻煩離我遠點。捷克避過對方嘻皮笑臉搭過來的手,踱到另一側。
 
不在意捷克的冷臉和生人勿近的氣息,他跟著踱過去,順著對方的視線望出去---唔~雖然距離遠了點,不過嘛…亞奇力徐徐把視線拉回同伴身上…這傢伙看這麼認真是在自虐喔?那麼在意幹嘛還拱手讓人?
 
吐掉口中嚼爛的的芒草,亞奇力彎身隨意拔起一根野草叼著,「我說你也振作點吧,好歹---」
 
「…不該那樣問她。」
 
亞奇力掏掏耳朵---「…你說什麼?」那麼小聲是說給螞蟻聽喔?
 
捷克沒有回應,一向豔紅瞳眸此刻透著黯然。他並不是在跟對方對話,當然沒義務更沒心情回答他的問題。那句脫口而出話只是…自己的懊悔…與憐惜…
 
「親愛指揮官大人~如果,軍師真的跟妳報告…他有意中人,打算結婚---妳會怎麼做?」那時他以為少女會一如平常,對自己滿滿惡作劇氣味的話語大聲反駁或吐槽,然後他會逗弄她幾句,欣賞一下她又氣又惱的表情,再唬弄的她暈頭轉向之際把信騙到手,毀屍滅跡~
 
---原本是這麼打算的,所以當他看見少女沈默幾秒後綻出的笑容時,他整個人楞住了。
 
「如果賽凡對我這麼說,我會…替他辦一場最盛大的婚禮,獻上我的祝福,願之後的日子裡他能永永遠遠幸福快樂,」少女的語氣是他沒聽過的輕柔飄渺,這樣的語氣讓她在燦陽下的身影鍍上一層透明的虛幻感,像隨時會消散般…
「…等結束後回到房裡,再一個人慢慢思考…之後要怎麼走下去。」少女笑著這麼說,但他卻覺得,那笑容遠比淚水,更讓自己心痛。
 
…如果在自己面前,少女會露出笑容,那,他就為她找一個能哭泣的地方。
 
雖然不甘心,相當、相當的不甘心。捷克看著遠方的人影,原本抿緊的唇角慢慢勾起彎度----所以這次就這樣吧,但是…只是目前而已。
 
再次掛回總被少女監稱為不懷好意的一貫笑容,他笑的眼睛彎彎,紅瞳閃著壞壞的眸光,提腳走向從第一次見面相處至今、礙眼程度只增無減的身影。
 
反省完了!下一步就是行動~想到就做一直是他的行動方針,現階段雖然略居下風…不,還很難說,現在在少女心中,那傢伙的成分是「家人」佔多點吧?未來還長的很呢~風水輪流轉,誰能預測下一次風將往哪吹呢?
 
一直被晾在一旁的亞奇力摸著下巴思忖---都有顆二千燭光的,多加個一百燭光也沒啥影響吧?---這麼想的同時,他也抬起腳跟著踱去。至於身後默默跟上的十燭光、五燭光的電燈串…腳長在別人身上,他管他們愛往哪走!
 
 
END
***************************
 
等捷克拖著一串電燈泡浩浩蕩蕩抵達現場(?)只見哭累+昨晚熬夜沒睡飽的少女披著賽凡的披風枕著賽凡的大腿睡死了w
不過他努力爭取到抱熟睡中少女回馬車的福利~ww
 
出場人物都是我家後宮傭兵,狐狸的戲份被咖啡吃掉了~w除了對話不像他會說的感覺外,沒捧團火跟他講話他也不會理人吧我想…=u=
  
另外,應該是本文最該著墨的部分反倒被我草草帶過…功力不夠+指揮官的背景我根本還沒設定啊啊啊----=口=
雖然很想在放個幾天修修看....算了,就讓我這樣結束吧Orz(怎麼連後記也七零八落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