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用你的雙眼,好好看看這個世界;
用你的語言,去打開你往後的世界吧。
  • 48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日常(3)-一見。鍾情

 
「春日局大人!對不起我遲到了!」我右手拉開拉門,左手抱著公文,匆匆步進房內,「有幾份議案我實在無法下決定,所以--------咦?沒有人?」
 
我眨眨眼,環顧空無一人的書房,「呃春日局大人?您在嗎?」我略略提高音量喊道。
 
回應我的是一室的安靜。
 
看了眼牆上的掛鐘,我一邊將手上的公文放在桌上,一邊皺眉想著:說好這個時間要討論我應該沒記錯才對
 
應該是被其他公務耽擱吧?我暗忖。畢竟我只負責處理公文的批改與決定,但春日局大人除了公文,還得管理整個大奧,甚至是江戶城,不但要斡旋於政府與各位大老間,還有許多地方性活動得露面
 
我輕輕嘆口氣。真希望自己能趕快獨當一面,至少能在公文這方面多幫上點忙,減輕春日局大人的負擔。
 
在我東想西想、長吁短嘆時,時間仍一分一過去,等我回過神再次看向掛鐘---
 
「咦?!已經過了一小時了?」我不禁低呼。
雖然不是沒碰過春日局大人因其他事務耽誤而晚到的情況,但這麼久還是頭一遭,也不曉得春日局大人何時才會回來….
回想著我的桌案上還放著幾份明天得發出的公文----不如留張紙條給春日局大人,自己先回房處理公文好了。
 
我將寫好的紙條夾在第一份公文內,起身要離開時,眼角卻瞥見內室的拉門沒有完全閉上
 
(唔……我還不曾看過春日局大人的房間呢
 
我緩緩地走過去,從巴掌大的空隙隱約可看出內室些微的輪廓,但受制於房內毫無光源,無法看清內中的擺設與物件。
在房門前猶豫再三,最後我好奇心戰勝理智和心虛,深呼吸口氣後,我小心翼翼地拉開拉門,輕手輕腳地踏進眼前未知的領域。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兩排滿滿的書架。
 
「春日局大人果然很喜歡看書呢」我走到書架前,用食指一一滑過排放地整齊不紊的書冊。
(一大半的書名我連聽都沒聽過
 
隨手抽了本書翻閱,裡面艱澀難懂的用語淺詞令我不禁咋舌。我摸了摸書頁邊的毛邊,闔上書後將它輕輕歸回原位,再次環視眼前兩大排書架、琳瑯滿目的書籍,不禁對春日局大人的淵博學識更加佩服。
 
(看來自己不再多加把勁是不行的。)
 
無意瞄到床鋪旁的小桌案上擺著一本未闔上的書籍,我腦中頓時閃過一個好笑的想法春日局大人該不會把這些書當成床邊故事在看吧?
 
我摀嘴低笑幾聲後,便繼續觀察房內的擺設。其實除了那兩排令人瞠目結舌的書櫃,其他擺設便很平常,幾個收納用的木櫃整齊有序地沿牆排放,牆上掛著一幅書法與一幅水墨畫,書法寫的雄渾有力,就算與它相距十來步,我也能清楚感受到當初書寫的人其專心一致、銳不可當的氣勢咦?!
 
我三步併二步的跑到書法前,再三觀看,這該不會是當我看到左下角的落款時,終於證實方才心中的猜測無誤。
 
(果然是春日局大人所寫的!)
 
反覆細看後我長長吁口氣如果請春日局大人幫我寫一幅,他會答應嗎?我暗自思考著在不透露我進過房間的情況下討到日局大人親筆的可能性與成功率…….對了!難不成畫也是?!
 
我趕忙走到畫作前,雙眼來回尋找落款…..果然也是春日局大人的手筆!怔怔地看著山水畫,感受其恢弘壯闊的意境,除了讚嘆與佩服,我做不出其他反應。
 
我站在畫前默默凝視許久。
雖然一時間無法腦中紛雜的想法整理清楚,但總覺得,透過這些作品我似乎更靠近春日局大人一點點了
 
我深深吐出一口氣,緩緩移開視線,打算回到前廳等待春日局大人,卻不意發現床邊桌案上還擺著一幅卷軸,只是方才我看過去的角度恰巧被書本遮蓋,以致我沒有發覺。
 
帶著滿心好奇與期待,我走過去將卷軸拿起,小心翼翼地將卷軸展開,看到圖面的當下我不禁愣住。
這個是以服飾跟神情來判斷,這應該應該是….
 
「是您的畫像沒錯。」
 
突然傳來的低沉嗓音讓我的身子一僵,手中的卷軸一時沒拿穩掉落地面。
 
「啊!」我趕忙將畫撿起,著急地檢查確認沒有損傷後,才回過身面對房間的主人。
 
「春日局大人……」我做錯事般低垂頭,抱著卷軸,不敢對上他的視線。
 
「這幅畫像當初隨報告一併送過來,後來委託時交給了麻兔,直到這陣子我才重新取回。」平靜的聲音彷彿在解答我的疑惑般說道。
 
報告?委託?難、難不成是--------我瞪大眼看向春日局大人。
 
「沒錯,」春日局淡淡勾起唇角,徐徐走到我面前:「我說過,不是隨便一個跟主公相像的人就能成為影武者,這是那時的調查資料之一。」
 
之一?也就是還有之二、之三的意思?
我略帶尷尬地別開臉,低聲嘟噥:「這種資料拿回來做什麼啊?」
 
「嗯看來您真的對我不夠瞭解呢~」春日局用大掌捧住我的臉,將我的視線固定在他身上,兩人的距離近到鼻尖幾乎相觸,「連您,我都想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看見,又怎麼會讓您的東西留在別的男人手裡?」
 
「唔….」在春日局大人的視線與話語下,我的臉不爭氣的慢慢染紅。為什麼他可以將這種心胸狹小的話說的如此理所氣壯、毫不氣虛,而自己卻得替他臉紅?
 
「呵呵~」春日局愉悅的笑了,似乎看夠了我羞窘的模樣後才放開手。好整以暇地推了推眼鏡,眸光閃爍,「我房內也沒什麼,如果您有興趣大可直說,我很樂意帶您參觀。」
 
「呃很抱歉沒有經過您的允許不過不用了,謝謝」我悄悄的往門口退去
 
「難得來了,何必急著走呢?」一眼看穿我的意圖的春日局伸手將我輕鬆拉了回去,將我鎖在牆壁與他的臂彎之間,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我。「我很想帶您好好看看我的私人領域呢甚至,」原本貼在耳邊的唇移到我的頸項,低啞的聲音帶著曖昧的吐息,挑逗似地細細印上,引起我一陣輕顫,「在這裡休息也無妨喔~我相當歡迎….」灼熱的舌尖一一滑過那些印記
 
------!我只覺得腦袋轟的一聲響,全身彷彿著火般。
我忍住想按上脖子的衝動,努力維持平靜的表情雖然兩頰的緋紅早已經出賣了我的情緒而後鎮定說道:「春日局大人---
 
趁著春日局大人有些意外的抬頭望向我的同時,我將畫軸用力塞進他懷裡,順勢推開他溜了出來,頭也不回地一股腦兒跑出房門,「時間晚了我們快來討論公務吧--
 
真是」春日局抿著唇,好笑地看著已空無一人的門口,半闔的眸光裡滿是戲謔。「這是在害羞嗎?」
她的反應總讓自己百看不厭,這麼的可愛又怎麼能埋怨自己老愛欺負她呢?好想再狠狠欺負她,看她露出各式各樣、只有自己能看見的表情,呵~
 
不過公務的確也耽擱不得。
 
春日局嘖了聲,正準備收起懷中的畫軸,卻在對上畫中人兒的雙眸時無意識停住動作。
 
當初第一眼看到畫像,他便詫異世上竟有跟主公如此相像、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容顏,甚至懷疑根本是玩興大起的主公本人!
但再細看便馬上查覺兩者的差異她不是主公,因為她有一雙比大奧裡的任何人,都乾淨單純的眼眸,還有他從未見過的,燦爛溫暖的笑容。
 
因此,看完報告後,他便決定由她來當主公的替身….不,或許早在看報告前、甚至是第一眼見到畫像時,他便……選定了她。
因為他想親眼看看,那雙眸子與笑靨,是否真如自己所看到的般….
 
他有些怔怔想著,或許……
 
……春日局大人?」
 
門口傳來的喚聲拉回春日局飄遠的思緒。他向房門望去,少女的臉龐一瞬間讓他有種過往與現今重疊的錯覺,不真實的感覺讓他瞬間恍神。
 
已經褪去暈紅的少女站在門口,傾身向內探望,澄澈的雙眸直直看著他,「您要出來討論公務了嗎?還是我晚點再過來?」
 
「或許」春日局看著眼前伸手可及的單純臉龐喃喃道:「我是對您一見鍾情吧
 
咦?請問您剛剛說什麼?」少女眨了眨眼,不解地詢問。
 
「沒什麼。」在收拾畫軸的同時,春日局也將方才紊亂的思緒一併收起,再次掛回一貫的面無表情,只是那雙眸子望著少女時,沁著誰也不會錯認的溫柔。
 
「我們來討論公務吧。」走出內室時春日局隨手將門拉上,同時環上少女纖細的肩膀。
感覺少女身子一頓,隨後便順從的偎進自己懷中……雖然垂著頭讓他看不見她的神情,但露出髮外的粉紅色耳朵已出賣了她的表情。春日局不禁低低暗笑,更加愛憐的摟緊少女。
 
我一定是對您,一見鍾情。.
 
**********************
春日局,我很努力端正你的形象了!(春(抿嘴笑):其實不太需要呢。
為了本文的合理這時代有沒有掛鐘等問題請無視謝謝。(毆
小屋快變成春日局中心了….我家鷹司怎麼辦?=口=(鷹司:我才不是你家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