浿's部屋

關於部落格
用你的雙眼,好好看看這個世界;
用你的語言,去打開你往後的世界吧。
  • 48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常(5)-幸福

  
 
什麼?明天要返家?!」鷹司張大眼看著我,「怎麼這麼突然的決定了?」
 
與鷹司一同用完晚餐後,我告知他明天預定返家探望雙親的計畫,不出所料的看到他訝異的神情。自從正式代理主公的職務後,春日局大人特別准許我一個月可以返家一天,有時狀況許可,鷹司還可以陪我一道回家不過鷹司也只是在附近找地方消磨時間,等時間差不多該回城時,再會合一同回來。
 
「嗯因為昨晚我在選返家的日子時,發現除了明天,其他日子幾乎都被公務跟會議佔滿,所以早上我已經徵得春日局大人的允許了。」長袖內的手略帶緊張的絞著衣擺,我有些心虛的垂下視線。
 
「這樣啊那麼,明天我跟妳一起回去吧。」鷹司朝我露出微笑。
 
--「但明天你不是要上春日局大人的指導課嗎?」
 
唔!」聽我這麼一說,鷹司彷彿才想起般皺起眉,搔了搔臉,「一時忘記了那麼我去跟春日局請假吧!妳在這裡等我一下。」
 
說完鷹司馬上站起身走向房門,我連忙拉住他的袖子。
 
鷹司不解的回望我,「怎麼了?」
 
我悄悄嚥口口水,對上鷹司的視線,「明天你還是照原本預定的去上課吧。」
 
鷹司隨即露出不贊同的神色,「但是--
 
「沒問題的,有火影在,他會保護我,你不用擔心。」我朝鷹司露出笑容,要他放心。
 
火影比我好嗎?」鷹司移開視線,咕噥了聲。
 
「鷹司?」
 
對上我疑惑的眼神,鷹司嘆口氣,耙了下頭髮後重新坐下,然後將我圈進懷中,下巴靠在我的頭頂,輕輕蹭著,「我只是想自己保護妳還有看不到妳,會覺得不安。」他略略用力抱緊我。
 
(鷹司
 
我帶著心疼回抱鷹司,認真的做出保證,「我會平安回來很快,你不用擔心。」
 
鷹司笑著拉開了距離,溫暖厚實的大掌摸著我的頭,眼神滿溢溫柔,「傻瓜難得有機會,當然要好好陪父母啊。」說完勾起食指輕輕敲了下我的頭,「不用在意我,知道嗎?」
 
………
面對這樣溫柔體貼的鷹司,反而讓我的愧疚感不斷蔓延只能默默抱緊他。
 
……喂,角色搞錯了吧?」
 

我不解的抬起頭,看到鷹司一臉好笑的看著我。
 
「怎麼妳一副比我這個不能出門的人還難過的模樣?應該是我難過消沈,而妳要安慰我才對吧?」鷹司朝我戲謔的眨眨眼。
 
鷹司玩笑般的話語成功消除我沈重的心緒。吁口氣,我朝他綻出笑,順著他的話回問:「這樣啊那我該怎麼安慰你才好?摸摸頭嗎?好乖---」我作勢要伸手--
 
鷹司伸出大掌半途攔截,接著把我的手牢牢按在他的膝上,佯怒的瞋了我一眼。接著,他傾身向前,在我額上輕柔一吻,而後附在我的耳旁喑啞低語:「今晚留下來陪我,嗯?」
 
撫過背部的大掌帶起我一陣輕顫,雙頰慢慢染上緋紅。我並非不願意,只是為了計畫不得不拒絕鷹司的「邀請」。
 
抱歉,晚上我還有幾份公文要處理。」
 
「這樣啊」鷹司沉下的嗓音可以聽出明顯的失望,我咬著唇,想著還要說些什麼時,下頷突然被抬起,對上一雙透著體諒與關心的紅色眼眸。
 
「沒關係的真的。」他捧起我的臉,「既然妳還有工作,我就不留妳了別太勉強,早點休息,知道嗎?」
 
嗯,你也是。」
 
而後鷹司送我回到葵之屋,相互道過晚安便一人回房。
 
 
 
隔天傍晚----
 
返回江戶城後,我立即走往鷹司的房間。
 
(咦沒有點燈?人不在房裡嗎?)
 
站在門前的我遲疑地喊了下:「鷹司,你在嗎?」喊了幾聲還是無人回應,我偏頭思考了下,決定還是先進房裡等人。
 
沒想到拉開房門卻見熟悉的背影坐在案前,案上攤著一本書,但鷹司的眼光不在書上,而是表情空白的面向窗戶發呆?
 
鷹司總說我多變的表情很有趣,其實在我眼中,鷹司更像個大男孩般,表情活潑直接,所以,鷹司現下空白無神的神情不僅讓我不能適應,更有著莫名的心揪
 
我輕步走到鷹司身旁,覆上他置在桌上的手,輕輕喊了聲,「鷹司。」
 
鷹司身子一震,倏地回身一把將我抱了個滿懷,將頭埋入我頸間,「妳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我緊緊的回抱鷹司。
 
彼此緊緊相擁幾分過後,鷹司才鬆開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撇開視線,「我剛剛太激動了,抱歉。」
 
「不會。」我笑著搖頭,接著指向方才先點起的桌燈,「人在房裡怎麼不點燈?我還以為你不在呢。」
 
……」鷹司看了一下窗外的天色後反而詫異地望向我,「咦---傍晚了?!我記得上完春日局的課回房才下午而已
 
「那妳/你用晚餐了嗎?」
 
話一出口我們兩人先是意外的看著對方,而後一起笑出聲。
 
「一起用餐吧。」鷹司的手掌滑過我的髮絲,笑笑地說。
 
「好。」我笑著點頭。
 
 
 
用過晚餐後,我有些忐忑的坐在鷹司面前,「鷹司,那個
 
像是被我的緊張感染,鷹司的表情也隨著凝重起來,「怎麼了?」
 
磨蹭了會兒後,我從身後拿出一個小布包,推到鷹司面前,屏息以待地看著鷹司帶著困惑的眼神,慢慢拉開繫著布包的繩子,拿出裡面的東西
 
「這是巧克力?」捻起一顆黑色、不規則狀的物體細看了會兒後,鷹司望向我確認。
 
「對……你吃過?」我緊張地看著他。
 
「之前家裡曾有人送過是外國的東西對吧?我不特別喜歡所以沒吃雖然形狀跟那時看到的不太一樣,不過味道聞起來一模一樣妳買的---
 
「啊啊---」鷹司未完的話語被我的慘叫聲打斷,我紅著臉撲上去想把巧克力拿回來,「我第一次做還沒辦法做的很好、時間也不夠我重做---
 
鷹司卻早一步避開,將手伸高,表情驚訝的看著我,「這是妳親手做的?」
 
「對……先把東西還我啦!」我想起身卻被鷹司壓著,下一秒他便把巧克力丟進嘴裡!
 
----!」我只能楞楞地看著鷹司咀嚼幾下,然後一口嚥下。
 
「苦但不是一般食物苦苦的味道是一種很濃郁的苦味」鷹司皺著眉思索了下,「我不會形容不過很好吃,我喜歡這種味道。」
 
巧克力大多是苦中帶微甜,因為我想說你可能不喜歡,所以有特意做的苦一點」我吶吶地回道,然後有些遲疑的問,「那個真的好吃嗎?」雖然自己有先嚐過,但畢竟是一次做的東西,實在不太有信心
 
「真的很好吃!我很喜歡!」鷹司笑著將我按進懷裡,又拿起一顆放進嘴裡,開心地吃著。
 
確認鷹司的神情沒有半絲勉強,我才真的放下心。
 
在連吃好幾顆後被我制止,鷹司意猶未盡地舔舔手指,好奇向我問道,「妳怎麼會突然想做這個?」
 
「唔」我頓了下,「前天,藏之丞送我一盒點心」還沒說完就聽到鷹司小聲嘟噥:他幹嘛老是送妳點心啊真是讓人煩躁
 
眨了眨眼,我從鷹司懷中坐起身,轉身看向他,「點心我是拿回房間自己吃的喔。」
 
」像是沒料到我會這麼說,鷹司先是愣了下,然後搔搔頭,略微臉紅的移開視線。「嗯我知道了。」
 
我笑了笑,重新偎回鷹司的胸膛,「我覺得巧克力的味道你可能比較能接受,所以問了藏之丞他還大略跟我提了下巧克力另外的用途,因此我才想自己動手做看看你比較辛苦,得做我第一位實驗品了。」
 
「不辛苦很好吃呢~再多我都吃的下。」聽我說完,鷹司馬上給予我讚美與肯定。他從背後圈著我,靠上我耳畔沙啞低語,「什麼都可以、再多也不會膩我想一輩子吃妳做的東西。」
 
「嗯……」鷹司的低喃和頸間溫熱的呼吸,讓我的心跳隨著加速。
 
「對了」鷹司從我頸間抬起頭,臉龐一下、一下的緩緩蹭著我的髮絲,好奇問,「妳剛剛說巧克力有另外的用途?什麼用途?」
 
「那個啊」我僵了下,然後深深吸口氣---雖然有些害羞,我還是想把自己的心意,好好的、傳達給鷹司。
 
「藏之丞說,在外國,巧克力是傳達心意的物品。苦戀的人可以用它表白,也有人藉它傳達感謝的心意。」我認真凝視著鷹司的眼朣,一字一句、慢慢說著:「我想告訴鷹司我喜歡你,我愛你謝謝鷹司選擇了我,謝謝鷹司總是一心一意為我著想、守護著我謝謝你讓我這麼幸福。」
 
我看著鷹司因我的話慢慢瞠大眼,俊逸的臉龐半是喜悅半是不好意思地慢慢染紅,最後拉開一抹大大、我最喜歡的笑容,用力將我抱入懷裡。
 
「我好開心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我現在的心情。」
 
我伸出雙臂環上鷹司,「嗯。」我知道,我感受的到,鷹司微微顫動的雙臂與胸膛,和無法自抑的激動語調。「鷹司一直是我努力的動力喔。」只要想到鷹司,體內就會湧現源源不絕的勇氣與力量!主公的身分也好、自己的力量也好---我想守護鷹司,就像鷹司一直為我做的那般希望自己,也能成為鷹司的「幸福」。
 
妳也是。」鷹司放開我,溫暖大掌撫上我的臉龐,輕柔滑過我的眉、眼、鼻最後停在唇瓣,來回摩挲,「只有妳我是為妳存在的。」
 
「鷹司……」望著緩緩貼近的溫柔臉龐,我慢慢閉上眼,感受隨之覆上唇瓣的灼熱與激情、疼愛與甜蜜。「……
 
火熱的大掌在我身上不斷游移,讓我輕顫不已,身軀也越漸灼熱,大腦彷彿被麻痺般無法思考聽到鷹司用嘶啞的嗓音喚著我,我才迷迷濛濛地睜開眼。
 
兩人的距離近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微喘的呼息,與逐漸攀升的體溫。
 
鷹司被情慾染成暗紅色的眼眸閃爍著情動,輕柔卻堅定的將我壓倒在被褥上,「今晚不讓妳離開妳是屬於我的。」
 
鷹司扯下我的腰帶,和服從肩緩緩滑落,纏綿的細吻隨之不斷落下
 
****
第一篇鷹司文….(倒
親熱場景我真的不會寫啊後記反覆看N遍才勉強生出來….
 
寫這篇的概念就只是想讓鷹司開心跟溫暖(笑
個人真的很喜歡鷹司單純的笑臉^^
再來就是碎碎念的個性也很可愛XD(鷹司:…….
同樣的情況如果換成永光,女主大概直接被抓去*懲罰*,春日局十之八九也是,不鷹司卻是一個人不滿的小聲碎念這樣的鷹司真的好可愛啊~~>w<
是說大叔藏之丞老是在我文中扮演壞人催化劑的角色?ww
至於巧克力在這個時代是否存在的問題麻煩一樣無視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