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用你的雙眼,好好看看這個世界;
用你的語言,去打開你往後的世界吧。
  • 48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日常(6)-傷

 
 
「什麼嘛」鷹司一人煩躁地在房內踱著,嘴裡不斷嘀咕,「為甚麼我不能進去?搞什麼啊--
 
今天早上聽到主公摔倒受傷的消息,他先是嚇了一跳,隨即馬上前往葵之間探視卻被火影跟稻葉擋在門外。
 
「抱歉,緒形大人已經診斷過,傷口並不嚴重,大小姐請鷹司大人不用擔心,。」稻葉蹙眉,表情凝重地轉達主公的意思。
 
「我怎麼可能不擔心?!」無法確認戀人情況的焦慮心情讓鷹司一急,腦中不自覺的直接聯想到最糟糕的情況,「如果真的不要緊,為甚麼不能讓我進去?該不會--
 
「哎呀呀~」火影一閃身擋在拉門前,輕鬆止住鷹司往內直衝的氣勢,嘖了嘖,「不行喔~大小姐可是下了命令的,請鷹司大人不要讓我為難。」
 
「但是--
 
火影伸出食指搖了搖,「我們沒有說謊,詳細情形可以跟緒形大人確認請鷹司大人體諒一下大小姐的心情,畢竟熱戀中的女孩子總是希望在心上人面前是最完美的嘛~」說完露出促狹的笑容。
 
「這」就算這麼說,他還是無法就這樣離開,只好一直在門口打轉,看似否有機會能進去…….結果沒能待多久,就被從葵之屋出來的春日局以妨礙主公修養的理由被「請」回房間。
 
「可惡!」緒形可以出入葵之屋正常,春日局公務畢竟耽誤不得,他也能接受,火影跟稻葉得隨伺在側,這他能理解但為什麼萬君藏之丞甚至那個叫庄吾的童年玩伴都能進去,卻只有自己被阻擋在門外?!鷹司沒好氣的重重坐在榻榻米上,耙了耙髮。「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
 
完美什麼的他是會介意這個的人嗎?無法確認她的情況、不能看到她安好的在自己面前才是會將他給逼瘋!
 
 
 
幾天後,深夜---
我獨自一人,小心的、一步一步的,慢慢地朝目的地走著。
摸摸臉上遮住自己半張臉跟傷口的紗罩,我深深吐口氣。原本想等傷口完全痊癒的但實在撐不下去了,不管是鷹司,抑或自己。
 
「哎今天果然也在啊」我一邊嘆氣,一邊踏入庭院,緩緩走近那一抹頎長挺拔、此刻卻單薄地彷彿會被黑暗吞噬、讓人心疼的身影。
 
我從背後環上他,將臉靠上,「鷹司對不起。」
 
環住的身軀狠狠一震,瞬間轉過身,雙眼滿溢詫異、不可置信、喜悅、心疼、難過、痛苦太多情緒一一閃過,最後鷹司只是眨了眨眼,雙手輕輕的摟住自己的腰,彷彿我是一碰就碎的玻璃娃娃般,輕柔不已的,將我圈入懷中。
 
眼睛一澀,我埋頭就朝鷹司懷裡鑽去,雙手緊緊抱著鷹司。
 
反倒鷹司像是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一邊想往後拉開距離,一邊伸出雙手抵住我的肩…..但卻遲遲沒有動作。
 
你到底是想推開我還是抱緊我?」我的聲音有些悶。
 
「可以抱妳嗎?….」鷹司的聲音相當遲疑。
 
「不---」才吐出一個字,便覺肩上的大手緊了下,我有些無奈吁口氣,「--不要碰到右臉就好。」說完索性再自己偎過去。
 
鷹司一開始還手足無措地的不知該把手放哪才好,等我主動靠上後,便一手環過我的肩,一手緩緩撫著我的長髮。
 
我們倆無聲依偎許久,最後,我還是先開口打破沈默。
 
「對不起。」
 
鷹司將臉埋入我頸間,「不只要妳還在我身邊這樣就好
 
看來根本弄巧成拙了
感受著胸口傳來一下又一下揪疼,我在心裡默默想著。
明明不想這樣,卻還是讓鷹司痛苦了。
 
過了會兒,鷹司才抬起頭,雙手扶著我的肩,小心翼翼地看著我:「可以讓我看看傷口嗎?」問完又連忙解釋,「我不介意!真的!只是不親眼看看,我無法安心
 
嗯,我知道。」
我知道你不會介意,一直清楚知道。
 
但是,你一定會難過比傷口、比我自己,更痛好幾倍、好幾倍然後,深深自責,但這明明不是你的錯!
所以,我不想讓你看見在我身上的任何傷口
 
我在鷹司屏息的目光下取下紗罩。其實傷口上還包著紗布,鷹司是看不到的,而且今晚的月色昏暗,臉上還未完全消退的瘀青想必鷹司也無法看的仔細……但即使如此,他雙掌依舊輕柔捧著我的臉,微微顫抖著,眼眸溢著不捨與難過,仔細的、一遍又一遍,巡視著我臉上的每一處,讓我的心好像破了個洞般,一陣一陣的痛著。
 
「沒事的,緒形先生說復原的狀況相當好,過幾天就能完全痊癒。」我將雙手覆在鷹司的手背上,向他保證,「而且也已經不疼了,真的。」
 
都過去了,我已經沒事了所以,可以不要再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嗎?
 
「我承諾過要保護妳,都是--
 
「嘿--」我按住鷹司的唇,不讓他再說下去。
「我不想聽你這麼說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不是任何人、當然更不是你的錯。」我將前額與鷹司互抵著,緊緊握著他的手,「以後我會更留心,不會再發生了所以,這次原諒我,好嗎?」
 
……好。」鷹司緩緩地點頭,將右手抬到我面前,伸出小指,雙眸定定地凝視著我,「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不管妳或我,一言為定。」
 
我在心裡嘆息一聲,既無奈又甜蜜地將小指勾上,「一言為定。」
接著我又抱住鷹司,偎進鷹司懷裡,依戀的蹭了蹭:「...果然只要在鷹司身邊,心裡就會不斷湧出力量...唔!」


鷹司輕輕彈了我的頭,「那妳還對我避不見面!」語氣透著埋怨。


呃...
我還在思考要說什麼時,鷹司便緊緊抱住我,聲音有絲幾不可聞的顫抖,「不准不見我...再也不准!聽清楚了嗎?」


「...嗯。」我也緊緊回抱鷹司,「「...不會了,永遠。」
 
*******END
寫到後面自己有點痛到了…Orz
 
跟原本計畫要寫的有段落差應該說走調了。
不只內容,連人物感覺都變調(掩臉)大概是代入太多自己的想法(遠目)
省略了傷勢的描述不過這不是重點沒關係ww

至於生出這篇的原因(我知道大家沒興趣,不過還是讓我哀一下啦~>3<--因為我過年摔倒了。早上起床迷迷糊糊的,等到覺得痛時才知道自己摔倒了,當下只覺得左臉好痛應該是左臉直擊地面Orz,然後開始滴血@口@
雖然想去浴室照鏡子看情況,但那時痛到只能跪在地上,根本爬不起來,還是媽媽聽到聲音跑出來看---然後被滴血的我嚇到。囧

原本以為是撞到鼻子,結果是嘴唇裂了一道(後來去醫院掛急診縫了幾針---打麻藥有夠痛!),拿著一疊衛生紙壓著傷口,我躺在床上一邊哭哭一邊想會不會破相一邊想CWT大概去不了了(喂)一邊想臉好痛喔我要去大奧找安慰(?)另外聽說實際經歷寫文比較有fu那乾脆寫文來討鷹司安慰---大致上就是這樣。(……妳的思考可以不要這麼讓人絕望嗎?)

寫文時直接將媽媽的角色代入成稻葉,想像他臉色慘白的樣子還蠻有趣的雖然沒寫到~XD

寫到這真的想說一句媽媽真的好偉大、好辛苦雖然過年掛傷號,但自家媽媽同時也掛病號,卻還是打起精神看顧我,真的很辛苦,我都不好意思繼續賴在床上當傷患了///=可是同時也很喜歡這樣一直被關心的感覺XD

最後呼籲不管出門在外或者在家,一舉一動都要十分小心,做任何事都不要迷迷糊糊或者一心二用,好好照顧好自己,平安健康就是最大的福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