浿's部屋

關於部落格
用你的雙眼,好好看看這個世界;
用你的語言,去打開你往後的世界吧。
  • 48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常(7)-專屬

  
 
……春日局大人。」
 
嗯?」
 
「我記得下午討論公務時,您說過明早要與眾大臣開會
 
我是說過。」
 
「你還說這批老狐狸很難纏,必須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應對
 
沒錯
 
所以要我早點歇息以免明天會議時恍神
 
對我說的話,您有任何問題嗎?」
 
……」深吸一口氣,倒在被褥上的我雙手抵住春日局大人的胸膛,努力維持冷靜,「請問,你現在的舉動是….?」
不是話有問題,是行為很有問題啊!
 
」一直埋首在我頸間啃咬吮舔的春日局終於抬起頭,紫眸閃著邪惡的光芒,唇角彎起,「培養夫妻感情莫非是我不夠努力,所以您感受不到?」靈活的指尖同時滑過我的敏感點,引起我的輕顫。
 
「唔……」春日局大人揚起壞笑注視著我的反應,我瞇起眼,抓住還在到處游移的大手,咬著下唇平靜了會兒才開口繼續說道:「明明是您要我早點休息的」為甚麼現在卻在妨礙我休息?
 
「公歸公,私歸私,這是兩碼子事。」春日局以理所當然、無須解釋的表情說道。
 
那如果我因某人睡眠不足、過度疲累而導致明天會議上精神不濟,無法集中注意力」在某人兩字上我特別重音強調。
 
春日局挑起眉,「我會處罰您。」
 
「但是---
 
「我說了這是兩碼子事。」
 
霸道!我以控訴的眼神表達自己的不滿。
但春日局大人只是面不改色地由上而下俯視我,不為所動,甚至樂在其中。
 
從一開始的若即若離,到現今的一生廝守,攜手克服了那麼多的難關與磨練,讓我們的關係有的天翻地覆的改變----唯一不變的卻是親密愛人的惡趣味,不但樂此不疲,而且越趨惡劣。
 
我沈重的嘆口氣,語氣不同於腦中絕望的思路,相當的平靜,「……為甚麼您還是老愛欺負我?」
 
春日局低沉的笑了幾聲,眼眸閃過一絲流光,定定地注視我,「不是欺負,是疼愛。」我正想說什麼時春日局卻先一步俯身貼上我耳畔,灼熱的氣息伴著嘶啞磁性的呢喃吐出:「我個人很喜歡也很享受這樣的閨房情趣……您不喜歡嗎?」語畢還以舌尖劃過我的耳垂,而後整個含入。
 
轟!
我的雙頰瞬間爆紅,腦袋被春日局大人曖昧的問話和舉動攪成一團爛泥,完全無法思考。
 
惡質!我飛快的瞪了春日局大人一眼後馬上撇開視線,轉過臉吶吶道:「根本只有您只有您才這麼覺得吧什麼疼愛的我、我才」斷斷續續地說到最後根本整個糊在嘴裡,羞的說不出口。
 
「這樣啊原來您不這麼覺得?」春日局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這倒是我的不是了,竟完全沒注意到」說完還感嘆似的嘆口氣。
 
不對!春日局大人不是會在這方面讓步的人!
我還在思考哪裡有陷阱時,忽感眼前一暗,春日局大人已整個人覆在我身上,將我完全限制在他懷裡,不但雙手早被他先一步扣在床舖,連身上的衣物也不知何時被他全部褪下---
 
「嘖看來我得更努力才行啊~」春日局不懷好意的看著我,嗓音卻和出口的話不同,充滿愉悅的笑意。
 
「啊----!」我發出一聲驚呼,想遮掩卻無法動彈,只能轉過頭避開春日局大人欣賞般的眸光,羞窘的想找個洞把自己埋了。
 
「春日局大人」我不敢對上他的視線,聲若蚊吶,「不要這樣看我
 
「可是我很喜歡這樣的您呢」春日局低啞的嗓音透出迷醉,靈動的指尖在我身上不停來回游動,帶起我一陣又一陣的顫慄。「看您無法克制地顫抖著雪白的肌膚為我慢慢染上櫻紅……總讓我屏息地無法移開視線呢
 
「嗚……不要---」毫不間斷的刺激讓我不禁輕喊出聲,雙眸因無法承受而蒙上一層水光,我抖著聲嗚咽請求,「不要春日局大人已經夠了
 
……」春日局突然停住動作,呼吸猛地一沈。
 
我眨了眨眼,努力想看清眼前的人,怯怯喊了聲:「春日局大人?」
 
下一秒就被用力擁入寬闊溫暖的厚實胸膛,彼此肌膚相熨,緊隨著一連串綿密地令我無力招架、只能激烈喘息的熱吻不斷落下---
 
「唔……春日….」在如此激烈的狂吻下,破碎的字句根本無法成言
 
 
春日局無法自抑地狂吻懷中的人兒。
 
以往,他對幸福兩字總是嗤之以鼻--已決定一生奉獻給幕府、作為主公的盾的自己,只能一人拉開與所有的人的距離,劃斷所有聯繫注定得不到所謂的幸福,然而他不在乎,更將其屏障在自己的世界之外。
 
後悔他從未有這樣的想法。只是偶爾、偶爾在夜闌人靜、從案上成疊公文抬起眼的一瞬,彷彿將被滿室冰冷黑闇吞噬的氛圍,總會令他呼吸一窒。
 
然而她出現了,不論自己多麼的嚴厲、專制,不管自己如何地欺負,反覆不定只要一回首,就能看到她用著燦亮純淨、沒有一絲畏懼或厭惡的眸光,定定地望著自己,一心一意地跟隨在自己身後,從不逃避;然後,將自己不斷壓抑的渴望、無法觸碰的溫暖與幸福,毫無猶豫地放置於自己掌中。
 
直到現在,就算已成為正室,他依舊揣揣不安,非得一次又一次的,不斷抱緊懷中的人兒,總是空蕩蕩的心才能感到一絲溫暖;只有在她漾著水光的眸子望著自己,在懷裡嗚咽喊著自己的名字,才能讓他有懷裡的人兒完全屬於自己的真實感。
 
任何事他都能沈著應對,殺伐決斷從不手軟唯獨她,總使自己方寸大亂,失去平日的冷靜自恃,做出一件件不像自己的事若這是幸福的代價,那他,甘之如飴。
 
但,只有自己淪陷未太不公平!他不是商人,卻更懂得計算利弊得失,非要拖她下水,一同沈淪,將她整個人標記上屬於自己的記號只有這樣,總是飢渴的心才能獲得一時的饜足。
 
所以他輕柔的將少女壓倒在被褥上,抬起少女的手背,如同宣示般印上深深的一吻,看著身下被自己撩撥起淡淡情慾的迷茫小臉,「您只能屬於我知道嗎?」從您走進我的世界開始,便已沒有退路---
 
誰都不讓!
只有我能碰觸!
不允許除此之外的結果!
您是專屬於我一人的「幸福」就算您想逃----我也絕不放手!
 
***END***
那個原本的構想是普級,不過..(向上望)我有努力壓在輔級了!>
<
春日局為什麼這種事你做起來這麼順手鷹司卻那麼難寫?!!
(春日局(推眼鏡):這種事呢也是講天分的。(抿唇笑)
雖然我也想讓鷹司嚐點甜頭(?)但這一對整個關心來關心去的感情戲超級難寫啊!(翻桌)重點是沒梗=3
(鷹司:……請離我遠一點。)
前半的女主個性根本跳脫沒辦法,如果照遊戲內的個性,這一篇根本出不來女主的膽子沒肥到敢這樣跟春日局討價還價不對她根本沒膽啦=3
所以我家女主的個性會隨文章需要(?)變來變去是很正常的~XDD
 
---啊對了差點忘了說本文是設定在希路線之後的故事喔~>w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